广东福彩网

經驗探索與概念分析:實驗哲學的二重證據法

作者:未知

  摘 要:實驗哲學是一種將心理學調查和傳統哲學論證結合起來的一種哲學,通過質疑哲學論證所依賴的直覺來批評各個哲學領域中的核心論證。作為一種新型的哲學形態,實驗哲學自21世紀誕生之初,就受到各個方面的批評與質疑。通過對新型實驗哲學方法和傳統概念分析方法的系統討論可以發現,實驗哲學和概念分析哲學并非互相排斥,而是互為補充。實驗哲學在推進哲學研究中,既依賴經驗檢測也依賴概念分析,二者缺一不可,這個二重證據法是實驗哲學帶給哲學的最重要的啟示,也是實驗哲學本身應該時刻堅持的原則。
  關鍵詞:概念分析;直覺;心理學;二重證據法
  中圖分類號:B1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0257-5833(2020)05-0123-10
  作者簡介:梅劍華,山西大學哲學社會學學院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哲學與認知科學交叉平臺研究員 (山西 太原 030006)
  在當代分析哲學領域,概念分析是傳統哲學的一種主要方法,我們甚至可以將這個方法回溯到柏拉圖時期。在概念分析論者看來,像“什么是知識”“什么是真理”“什么是正義”這樣的問題可以通過對相關概念的把握,而無需求助于經驗得到解答。在當代哲學語境中,概念分析論者通過使用思想實驗、重構論證、構造反例來批評或捍衛某個哲學主張。實驗哲學就是對這一方法的質疑,實驗哲學家認為這些單純借助概念分析而來的哲學需要接受經驗的檢測。
  實際上,從柏拉圖開始到21世紀,訴諸直覺在哲學中起著相當核心的作用。在一個典型的場景里,哲學家描述一個真實的或想象的場景,問情景中的人、對象和事件是否展示了一些哲學上有趣的性質或關系。例如,這個行為在道德上是錯誤的嗎?故事中的主角不能贏得彩票嗎?孿生地球上的說話者使用語詞“水”指稱H2O嗎?等等。《理想國》里有一個經典案例:
  “你說得完全對,”我說,“克法洛斯!然而,這同一東西,正義,我們能否簡單地把它稱作是說實話和償還某人從他人那里拿的某種東西:或,這同樣的事情,有時可能做的合理,有時不合理?我指的是如下這類事情:人人都會同意,如果某人從一位頭腦健全的朋友那里拿了武器,之后,這朋友瘋了,要索回武器,他不應該歸還,倘若他歸還,他就做的不合乎正義,再說,對一個頭腦處于如此狀態的人,沒有人愿意告訴他全部實話。”“你說得正確,”他說。
  蘇格拉底講了一個故事(用我們的行話說是構造了一個思想實驗),有力地反駁了正義就是“有債就還”的定義。這里面隱含訴諸了人們的直覺,通過人們對這個故事的當下反應,蘇格拉低批評了一種正義的償還理論。
  一、概念分析哲學與實驗哲學的互動
  當前對直覺的理解主要是把“直覺”限制在心理的或認知的特點上,但具有這種特點的直覺不能解釋其在哲學中所承擔的作用。從古代開始,對一些重要的哲學概念進行分析就是哲學的重要工作。在20世紀中葉,受到邏輯實證主義的影響,有一些哲學家甚至認為概念分析是唯一合法的哲學研究。科學探究世界的真理,哲學僅僅是概念研究,是一種對各種概念(科學概念、日常概念)進行澄清的活動,不管是維特根斯坦還是邏輯實證主義都大致承諾了事實研究和概念研究的區分。直覺能夠作為運用概念的證據,也是因為它預設了哲學為這些直覺提供了概念應用的相當精確的信息,古德曼就指出,“這是概念本性的一部分……主體擁有一個概念就傾向于產生和這個概念的內容一致的信念和直覺。如果某一概念F的內容蘊含了F蘊含或者不蘊含X,那么這個人就傾向于直覺到F應用到(不能應用到)X,當他想到這個問題時”.。直覺也作為理論關于世界客觀特征的證據。通常認為分析哲學僅僅在概念分析中訴諸于直覺,這是極具誤導性的。在哲學中直覺的使用不應該僅僅限制于概念分析。我們可以來考慮一些主要的爭論:倫理學中的功利主義和道義論之間的爭論、政治哲學中的正義論之爭或者認識論中的外在論與內在論之爭。這些爭論沒有實質的概念分歧,直覺與真實世界中的事實更加相關而非僅僅是對事實的判斷。當然對于諸如關系到權利、正義或認知辯護這些爭論,也可以合理利用假想案例以及案例引發的直覺來考慮。這些關乎倫理和認知的主題并非僅僅是個概念議題而是關于世界的主張。索薩非常正確地指出,古往今來的哲學家使用直覺作為那些能夠刻畫世界客觀特征理論的依據。在形而上學領域中,哲學家的目的是要給出何謂因果的說明,而不僅僅是某些人關于因果概念的說明。在知識論領域中,要給出何謂知識的說明,而不僅僅是某一群體對關于知識概念的說明。在倫理學領域中,要給出何謂道德上允許的說明,而不僅僅是給出某一群體關于什么是道德上允許的概念的說明。在政治哲學領域中,要給出究竟何謂正義的說明,而不僅僅是給出某一個群體關于正義概念的說明。直覺不僅僅是關于概念的,也是關于事實的,這也是實驗哲學要檢測直覺的重要原因。
  從如何對待科學出發,概念分析哲學與實驗哲學之間的爭論可以被理解為非自然主義和自然主義之間的爭論。本文的自然主義指在本體論上只承諾自然的事物,在方法論上接受自然科學方法優先的一種哲學立場。 當然,概念分析哲學并不排斥自然科學的內容和方法,也需要尋求和自然科學立場的兼容。但和實驗哲學不同,概念分析哲學主張概念分析方法作為優先的立場,主張直覺作為哲學證據的優先立場。自然主義框架下的實驗哲學,希望哲學論證的前提接受經驗科學的檢驗,哲學論證的方法將概念方法和經驗方法相結合,在能使用經驗方法的地方盡量使用經驗方法,將哲學知識的基礎錨定在經驗的基礎之上。在這個意義上,實驗哲學屬于經驗主義傳統,概念分析哲學屬于理性主義傳統,二者的爭論可以視作當代理性主義和經驗主義的一場關于哲學方法的爭論。
  實驗哲學代表了一種哲學的科學化趨向,有人把這種哲學稱之為科學化的哲學(Scientific Philosophy ),科學哲學的各個門類,例如物理學哲學、生物學哲學等理所當然屬于科學化的哲學;甚至形而上學也可以被當作為科學化的哲學。紐約大學哲學系的物理學哲學專家莫德林教授(Maudlin)的專著即為《物理學之內的形而上學》,Maudlin,M., The Metaphysics Within Physic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2007.他所理解的形而上學就是一種科學化的形而上學。但實驗哲學不僅僅是一種科學化的哲學,還是一種哲學化的科學(Philosophical Science),隨著人類認識的深入,科學的邊界在不斷擴張,有一些尚未有定論的問題,如意識、因果推理等問題的哲學化思考承擔著核心作用。但有一些問題處在傳統的知識論和心理學之間或者語言哲學和語言學之間,尚未得到充分的重視,這樣的研究可以稱之為哲學化的科學。例如,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的知識論專家圖里 (Turri) 教授給自己的工作定位就是哲學化科學,他關于知識論研究一書的題目為:《知識與斷定的規范:哲學化科學的一項研究》。而且始終關注哲學爭論中存在的張力和不夠明朗的假設,經常關注哲學爭論的大格局。當然,哲學家推理、反思、質疑、爭辯、澄清,但這些并不為哲學研究所獨有,在其它大部分研究領域也具有這些基本特征。除了閱讀、寫作和計算之外,哲學和其它領域之間的區別不大。圖里把哲學當作和科學連續的一種探索形式。他的研究工作一方面受到哲學傳統的豐富和充實,另一方面受到來自認知科學、社會科學、符號邏輯和生命科學的結論和概念的豐富和充實,同時圖里也使用很多哲學里面不常用的研究方法,如行為實驗、反應時間、文化比較、數據科學、社會觀察、形式邏輯、心智控制,等等。我們知道認知科學領域包括:語言學、神經科學、哲學、人類學、心理學、人工智能六大學科。實驗哲學是這六者的綜合研究,哲學的實驗化,使得實驗哲學變成了一門哲學化的科學。   目前關于如何理解實驗哲學對于哲學的貢獻存在分歧,學術界對實驗哲學至少存在三種不同立場:第一種,否定論,這種觀點認為,實驗哲學不是哲學,與哲學無關。具體而言,根據這種觀點經驗結果與哲學無關、實驗結果與哲學無關、實驗哲學方法論存在問題。這是對實驗哲學的完全否定。第二種,審慎論,這種觀點有所保留的承認實驗哲學的價值 ,認為實驗哲學對已有的哲學方法論提出了批評,幫助哲學家獲得了如何做哲學、如何理解哲學本性的高階知識。第三種,樂觀論,這種觀點認為,實驗哲學不僅能夠發現高階知識,還能夠發現關于意識、知識、自由意志、實在的一階知識。
  實驗哲學學術共同體內部的研究者也有三種不同立場:(1)虛無論。持這種立場的研究者認為,根本就沒有關于哲學的一階真理要發現。在這種立場看來,哲學的核心工作就是澄清語詞的用法,探索一階真理是科學家的事業,我們需要保持靜默。早期維特根斯坦、邏輯實證主義都是這樣一種立場。不過早期分析哲學家運用的是概念考察、邏輯分析來澄清語詞的用法,實驗哲學家則運用心理學調查來澄清語詞的用法。虛無論者進一步主張,實驗哲學只關心高階真理,或者說他們只關心我們如何言說世界,而不關心世界的實際之所是。虛無論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被看作是語言轉向對實驗哲學的影響。(2)科學論。持這種立場的研究者主張,用經驗方法取代概念分析方法來推進哲學研究,他們認為,實驗哲學就是唯一發現哲學真理的方法。這屬于比較激進的實驗哲學家持有的觀點,他們把哲學看做科學的連續,認為二者在方法、目標上沒有實質的不同。科學論和虛無論不同,科學論還可以承認有一階哲學真理,只不過發現其真理的辦法不是概念分析而是經驗調查。(3)修正論。持這種立場的研究者主張,實驗哲學可以修正、限制、擴張概念分析辦法,使其變得更為有效。他們認為實驗哲學不是唯一的哲學方法,而是可以幫助限制、修正和改進概念分析方法。這一立場屬于哲學中的最小共識。在這個意義上,實驗哲學和概念分析哲學不是互相競爭的關系,而是互相補充的關系。在實驗哲學研究中吸收概念分析方法,在概念分析領域中吸收經驗調查方法。本文就屬于實驗哲學的修正論,既承認有哲學的一階真理,也承認有二階真理;既承認概念分析方法,也承認經驗探索方法。
  二、概念分析與三種實驗哲學
  實驗哲學包括三個分支:第一,否定的實驗哲學:研究直覺的變動和差異,對概念分析方法加以反思和補充,例如知識論和語言哲學中的案例;第二,肯定的實驗哲學:運用調查統計方法研究重要哲學概念如何應用的模式,擴充了概念分析,例如意圖行動 、自由意志 、基因、因果;第三,哲學心理學:研究哲學判斷所牽涉的認知過程,澄清概念分析,使用實驗手段研究大眾和專家進行哲學判斷時的認知過程,例如諾布、格林(Greene)等人的工作。我們可以大致將虛無論與否定的實驗哲學相聯系,把修正論與肯定的實驗哲學相聯系,把科學論與哲學心理學相聯系。接下來我們分析這三種類型的實驗哲學和概念分析的關系。
  1.否定的實驗哲學與概念分析
  否定的實驗哲學探究與哲學理論立場相關的直覺和判斷中的差異,通過對大眾的直覺調查表明哲學論證中所依賴的普遍直覺是不可靠的,進而削弱了傳統哲學的方法和立場。傳統哲學家可以做出多種回應。第一種回應是質疑實驗數據,認為實驗數據是不可靠的,這種回應其實已經對實驗哲學方法有了某種承諾,只需要通過更合理的辦法得到實驗數據就可以了。由于整個社會科學都可能面臨數據不可靠的問題,因此這一批評不會對實驗哲學造成根本威脅。第二種回應是求助理想化,認為真正的哲學必須找到概念的充分必要條件而非現實性條件。 區分直覺判斷和理想化(最大反思)判斷,認為后者是更有哲學價值的。這種回應的麻煩在于,理想化推理經得起經驗測試嗎? 例如認知反思測試(Cognitive Reflection Test)。一方面,如果跨文化差異持續存在于更多的理想主體中,那么理想化的分析就會被弱化,否定的實驗哲學的證據就會更強;另一方面,如果跨文化差異在理想主體那里消失了,那么理想化回應就被加強了,否定的實驗哲學的證據就會變弱了。我們認為答案不是非此即彼, 也許在理想化和實際化之間才是哲學的真相。第三個回應是求助語詞、概念的區分。受試者在使用不同的概念時,產生了差異。因此受試者的判斷差異也許并非真正的差異,某種意義上說雙方都對,這相當于承認了概念多元論的立場。例如,針對“知識”“善好”“因果”等概念,不同哲學家有不同的理解。但這會造成一個問題,如果承諾概念多元論,就沒有真正的哲學爭論,所有的哲學論證就變成了自說自話。這似乎違反了我們對哲學的理解。有人會認為關于什么算作“椅子”是合理的爭論,但是關于什么算作“權利”就是不太合理的爭論。因為我們對“椅子”有一個共同的標準,而對“權利”則沒有。但通常的爭論都是發生在關于“權利”這樣的概念上。對于狹義的概念分析的爭論是合理的,例如否定的實驗哲學并不追求狹義的概念分析。承認概念多元論也就是包容相對論和地方性知識。實驗哲學并不必然導致立場的相對論立場和地方性知識。如果調查的結果是普遍的,那么實驗就確認這種立場;如果得到的結論是地方性的,那么實驗哲學也堅持這種立場。概念分析哲學并不像實驗哲學一開始所主張的那樣完全依賴直覺;至少并不比經驗哲學更依賴直覺。即便那些的確和直覺有關的哲學,直覺也只是開始,而非最終的裁判,論證、代價、理論的功用等都扮演著核心的作用。
  否定的實驗哲學作為一個有用的工具修正并且限制概念分析哲學, 但要獲得一些實質的結果必須與概念分析哲學相結合,雙方都要解釋實驗數據的相關性。有一種觀點認為:實驗哲學削弱了概念分析哲學并且取而代之。但是這并非持平之論,實驗哲學需要概念分析哲學來彌補經驗數據和哲學結論二者之間的鴻溝。 沒有概念分析哲學,實驗哲學就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二者的結合具體可以采取如下辦法: 在設計實驗時,充分探測設計中可能隱含的前提、推測可能出現的結果;在分析數據時,對數據作出系統的概念分析、評估和闡釋。   2.肯定的實驗哲學與概念分析
  諾布效應研究屬于典型的肯定的實驗哲學。實驗讓我們考慮如下場景:小安是一個哲學家,他經常思考這樣一個問題:一個清楚知道破壞或改善環境的公司老總是否在有意破壞或者有意改善環境這一問題上存在負面效應。他認為公司老總有意為惡,無意為善。因此他進一步認為道德與意圖行動的概念密切相關。那么小安是在做實驗哲學還是在做概念分析呢?顯然小安是在做概念分析,因為他沒有用到調查統計的手段。讓我們考慮另外一個場景:小安是一個哲學家,他到王府井大街問路邊的一個路人:一個清楚知道破壞或改善環境的公司老總是否在有意破壞或者改善環境這一問題上存在負面效應。路人認為,公司老總有意為惡,無意為善。小安因此進一步認為道德與意圖行動的概念密切相關。那么小安是在做實驗哲學還是在做概念分析呢?好像小安并沒有在做概念分析,而是在驗證概念分析的結論,但這種方式似乎介于概念分析和經驗調查之間。一方面,如果是概念分析,那么小安并沒有提供充分分析;另一方面,如果是經驗調查,那么小安沒有提供足夠的樣本來進行調查。現在考慮第三種情況:小安是一個哲學家,他利用網絡調查軟件調查如下問題:一個清楚知道破壞或改善環境的公司老總是否在有意破壞或者改善環境上存在著負面效應。將近100人的結論顯示,公司老總有意為惡,無意為善。因此小安進一步認為道德與意圖行動的概念密切相關。那么小安是在做實驗哲學還是在做概念分析呢?好像這里小安是在做實驗哲學而不是概念分析。
  事實上,這三種情況只是調查的人數從一人變成多人,調查的個體從第一人稱轉向第三人稱,但其它概念內容并沒有發生變化。因此,有人指出肯定的實驗哲學計劃不過是從一個哲學家的概念分析轉向多數大眾的概念分析而已;如果哲學家和大眾的看法沒有差異,何須調查大眾的看法?早有哲學家卡姆(Frances Kamm)就預言了諾布效應。因此有人指出,如果實驗哲學的貢獻僅僅是驗證了哲學家已經有的正確結論,那么實驗哲學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并沒有觸及到實質問題。在批評者看來,只有一些非常反直覺的實驗才有價值。其實,為什么人們期待一些具有新聞效應、反直覺、不尋常的結論,這也是一個非常值得實驗哲學和認知科學研究的問題。如果概念分析和經驗探索達到了一致的結論,這不是非常好的事情嗎?一些懸空的思辨得到了經驗的證實,就如同愛因斯坦從相對論出發作出的預言得到了證實,反過來佐證了相對論。概念分析和經驗考察并不是同一個層次的東西,經驗考察是對概念分析的一種還原證實。不管是證實還是證偽概念分析的結論,經驗考察這一步驟都是必不可少的。
  當然概念分析本身也存在問題。例如概念分析和詞典學之間的邊界比較模糊。日常語言哲學家奧斯汀(Austin)實際上不區分語言哲學和語言學,他運用了不少語言學的證據來支持哲學結論。有很多概念分析論者,在對某個概念進行分析時,或者在一開始就搬出詞典學上關于這個概念的定義,或者在最后搬出詞典學上關于這個概念的定義,用來證實自己的概念分析和詞典學暗合。概念分析給出我們使用語詞的意義和概念的內容,這些分析出來的內容也許對語言哲學家有用,但對其它哲學可能無用。這個顧慮也適用于實驗哲學,因為實驗哲學首先是對受試者判斷的系統調查。在研究語詞和研究世界之間存在著極其微妙又極其重要的關系。 我們有時候可以通過對語詞的考察獲得關于世界的結論,這就是語義上行的問題。我們能夠運用實驗調查手段不僅僅表明道德判斷與大眾關于一個行動是否有意圖的判斷是相關的,也能表明道德與一個行動是否有意圖也是相關的,但要得出后面這個實質的結論,就需要增加一些輔助條件:(1)大眾的判斷是正確的;(2)他們使用的概念和哲學家使用的概念是一樣的。在大多數情況下,這都是可以接受的。我們從而可以獲得一階真理。但關鍵問題在于什么叫“正確的判斷”?這個表述已經潛在蘊含了判斷和事實的符合關系。
  如果我理解的自由意志的意思是甲,我的評論者理解的自由意志的意思是乙,那么我們之間僅僅是語詞之爭。實驗哲學給出的實質結論不過是 :道德考量與意圖行動相關。但這種結論是沒有什么意義的,因為它僅僅反映了我們實際上是如何挑出“意圖行動”的。如果有人對這一案例有不同的直覺,那我們之間的爭論不過是語詞之爭而已。我們可以說這個意圖行動的案例具有重要的解釋作用。如果從實質方面理解,可以說,意圖行動的重要特征會因為人的道德考量而發生變化,這個重要特征是在真實世界的客觀特征。 我們可以區分狹義的概念分析和廣義的概念分析。前者指分析完全奠基于概念能力的應用情況;后者指分析部分奠基于判斷的應用性情況。規范分析指分析善好、權利、理性這些規范性概念的應用條件,也包括模態的、邏輯的和心理的分析。考察實質的推理和判斷是有意義的工作,肯定的實驗哲學以及其它正面的廣義的分析能夠幫助發現第一階真理。肯定的實驗哲學與傳統的概念分析是連續的。實驗哲學和傳統的概念分析之間的差異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肯定的實驗哲學本身就是概念分析的一種形式:不過這種分析不是通過第一人稱,而是通過第三人稱。調查人數從少數專家變成多數大眾,更多采取量化和系統的研究方式,而非定性的、個人化的研究方式。概念分析和肯定的實驗哲學兩者殊途而同歸。
  3.哲學心理學與概念分析
  哲學心理學主要研究哲學判斷所牽涉的認知過程,澄清概念分析。認知心理學、社會心理學以及發展心理學中包含對因果推理、因果判斷、心靈理論、對象、數字、虛構、道德推理、反事實推理的研究。從更大范圍來看, 哲學曾經和社會學、人類學、語言學、神經科學等學科存在大量交集。但直到最近哲學家才開始經驗的、系統的和嚴格的研究。 哲學心理學對心理學和哲學都有促進作用。但這似乎依然只是獲得了哲學推理的高階真理而非一階真理。問題在于哲學心理學如何幫助我們獲得一階真理;以實質的方式運用肯定的實驗哲學,考察在何種情況下哲學判斷是可靠的;從經驗上檢測哲學家所做出的心理宣稱,例如在解釋或者取消哲學判斷時的一些宣稱。哲學心理學并非是統一的領域,而是存在大量由問題定義的子領域,例如存在關于道德、因果、心靈、存在的、語言的地方性知識。如何評價哲學心理學的工作?我們可以很樂觀地評價:對于發現高階真理而言,哲學心理學本身就足夠有趣;也可以消極地評價:對于發現一階真理而言,它不能提供直接的指引;還可以比較中肯地評價:哲學心理學為傳統的哲學分析提供了一種基本限制,是概念分析的補充、修正和限制。   實驗哲學如何有助于發現一階哲學真理?它通過限制和拓展傳統哲學方法來研究問題。在實驗哲學中有一個著名的比喻:燒掉扶手椅(burning the armchair),暗諷概念分析學者不需要起身去實驗室做實驗、到大街上進行調查,只需要坐在扶手椅上,喝著下午茶,建構哲學論證。可見,扶手椅哲學就是概念分析哲學。實驗哲學家不需要燒掉扶手椅,而只需使用三種被修理過的扶手椅:第一種是限制的扶手椅:否定的實驗哲學;第二種是拓展的扶手椅:積極的實驗哲學;第三種是被檢測過的扶手椅:心理學哲學。
  三、專家直覺與概念分析
  概念分析論者一般認為大眾直覺是不可靠的,但哲學論證依賴的是專家直覺,所以哲學論證沒有受到經驗的侵襲。 下面,我們將從實驗哲學和概念分析互相補充的角度來重新考察專家直覺的問題。
  實驗哲學家希望表明人們的直覺是不可靠的。人口差異:年齡、性別、文化、職業、階級、性格、語言等均可造成直覺上的不可靠。順序效應、框架效應、環境因素也會影響直覺。概念分析論者提出了專家辯護,認為職業哲學家的直覺要更少地受到像文化、順序、框架的影響。專家辯護是一個應對實驗挑戰的策略,受過訓練的哲學家具有專業知識和技巧不會受到外在偶然因素的影響。對于追求“客觀現象”計劃的哲學家來說,哲學家直覺的內容更有可能是真的。 對于從事概念分析哲學家來說,哲學家的直覺可以更加準確地反映世界的真實狀況。但已有的實驗研究表明專家直覺存在問題。韋曾(Vaesen)發現,哲學家的母語影響了他們關于信念是知識的例示的直覺。在這個實驗中,所有的參與者都是職業哲學家,他們都非常熟念地使用英語。但結果發現那些母語是德語、荷蘭語和瑞典語的哲學家的直覺非常不同于那些母語是英語的哲學家的直覺。另有研究發現,哲學家和非哲學家在電車難題的判斷中表現出相似的順序效應。而且當他們被問到是否支持雙面效應時,令人驚訝的是,哲學家要比大眾表現出更大的順序效應。施維茨貝格(Schwitzgebel)等人的研究發現,與非哲學的學術研究者相比,哲學家同樣表現出順序和框架效應;而且抽檢的那些熟悉思想實驗和對測試問題有專業研究的哲學家的數據,發現他們就是造成順序和框架效應的主力軍。
  托比亞(Tobia)等人聚焦于社會心理學家關注的參與者/旁觀者偏見。研究者讓受試者閱讀了如下故事:
  您發現自己位于南美小鎮的中心廣場。綁在墻上的是20名當地人,大部分人害怕極了,少數人有些挑釁。在他們面前站著幾名穿制服的武裝人員。身穿汗漬的卡其布襯衫的粗壯漢子是負責的船長。他們經過對你大量的質詢,確定你在植物探險時偶然來這里。他們解釋說當地人是一群隨意的居民,在最近抗議政府的行為之后,他們即將被殺,以警告其他可能的抗議者。然而,由于您是來自其他地方的貴賓,船長很高興為您提供殺死一名當地人的特權。如果您接受,那么作為特殊場合的紀念,其他本地人將被釋放。當然,如果你拒絕,那么就沒有特殊場合,本地人會被全部殺掉。你絕望的回憶起童年讀過的那些虛構小說,如果你拿著槍,你可以立刻干掉船長和其他士兵,但這種情況不會發生,任何類似的嘗試都意味著你也會和所有當地人一起被殺。所有人都明白當下的形勢,顯然是在乞求你接受這個建議。你該怎么辦?
  其中一半的受試者被問及是否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你有道德義務射殺一個本地人以拯救其他人,而在另外一半的受試者所閱讀的故事里面,所有涉及到“你”的地方都系統性的用“約翰”代替。調查顯示,把第一人稱換成第三人稱或者相反,造成了道德判斷的極大差異。
  專家也是常人,也會受到一些認知因素的影響。如果把專家和大眾的角度與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的質性研究和量化研究的思路結合起來,那么我們可以得到以下一些研究思路:第一,哲學家從事傳統概念分析并和觀點不同的哲學家進行論辯,這可以看作一種專家的質性研究。第二,實驗哲學的思路是把專家的反思論證拓展到專家所不自覺具有的直覺上,從而調查專家直覺是否可靠,這可以看作一種專家的量化研究。第三,最為重要的是對大眾展開質性研究,即對大眾進行深度訪談討論,這類似于蘇格拉底在大街上和世人交談,討論什么是正義等情形。這是當前實驗哲學研究比較缺乏的角度,應該大力引進。第四,針對大眾的量化研究。這是目前主要的研究方式,也是被傳統概念分析詬病最多的研究進路。這四種方式應該結合起來對某一議題展開研究,在實驗哲學范圍內的質性研究和量化研究的結合,也是概念分析和經驗探索的結合。一旦通過這種經驗手段獲得關于哲學的結論,那么就可以在大范圍內結合傳統概念分析進行進一步的討論。如果哲學是人間之學,是反應真實人類生活的哲學,那么將大眾的視角納入哲學研究就是非常必要的。如果傳統概念分析依賴的證據和所處理的議題過于精英化,那么實驗哲學的分析依賴的證據和所處理的議題更加趨向于大眾化。將傳統哲學視野之外的議題也包容在研究范圍之內,這是一種非常可貴的嘗試。
  四、二重證據法
  1.無知的立場
  從哲學傳統來看,實驗哲學是經驗主義、自然主義傳統之中的哲學,其根本的哲學立場是:考察人類在認識實際世界產生的哲學問題,而認識實際世界只能借助我們所能使用的經驗科學等。麥希瑞(Machery)是實驗哲學的主要代表人物,在其新著中他指出:
  我認為許多傳統的、當代的哲學問題超出了我們的認知范圍;我們不能知道二元論是否是真的(假定實際世界中的心理事件恰恰等同于物理事件),疼痛是否等同于某些復雜的神經狀態(假定實際世界中的疼痛等同于神經狀態),知識究竟是什么,什么條件使得一個行為在道德上是被允許的,因果是否就僅僅是事件之間的一種反事實依賴關系,是否隨著自我的持續我依然是同一個人,是否如果我能有所選擇我的行為就是自由的。我認為這些哲學議題都應該消除……我們不能通過科學去獲得關于可能和必然的模態事實。本書的主旨是模態懷疑論(Modal Skepticism):或許有這樣的事實,但我將表明我們并不知道這些事實。   我們不能探索到哲學家所理解的終極真理,但是我們可以處在不斷加深理解認識世界的路上。麥希瑞系統討論了這種立場,其中他區分了三種模態懷疑論立場:第一,強硬的模態懷疑論,這種立場主張我們缺乏所有必然性和可能性的知識。第二,形而上學模態懷疑論主張我們缺少形而上學必然性知識和嚴格意義上的形而上學可能性的知識。 第三,謙虛的模態懷疑論,這種立場認為我們缺乏關于世界的必然性和可能性知識。麥希瑞是第三種意義上的模態懷疑論,他認為,我們的確可能知道一些必然性的知識(比如數學的、邏輯的),但那些具有哲學價值的形而上學必然性知識完全超越了我們的認知把握能力,因此我們最好回避對于這種哲學知識的追索。在承認人類認知局限的前提下去研究哲學問題,以研究物理主義著稱的斯圖加(Stoljar)大致分享了這種模態懷疑論的立場,斯圖加提出:二元論反駁物理主義的論證建立在對無知基礎之上的想象,應該承認存在著我們人類無法認知的物理真理。自然主義者麥希瑞和概念分析論者斯圖加從不同的角度提出了模態懷疑論,可謂殊途同歸。
  2.實驗哲學的二重證據法
  傳統哲學注重概念分析,實驗哲學注重經驗探索,將兩種方法結合起來研究哲學十分類似于20世紀中國古代史學研究的二重證據法。1925年9月,王國維先生在清華國學研究院講授古史新證,提出二重證據法:考古學與歷史學的結合,出土文獻與傳世文獻的結合,打開了中國古代歷史研究的新思路。在《古史新證》講義中,王國維先生講到:
  吾輩生于今日,幸于紙上之材料外,更得地下之新材料。由此種材料,我輩固得據以補正紙上之材料,亦得證明古書之某部分全為實錄,即百家不雅馴之言,亦不無表示一面之事實。此二重證據法,惟在今日始得為之。雖古樹之未得證明者,不能加以否定,而其已得證明者,不能不加以肯定:可斷言也。王國維:《古史新證》,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2頁。
  饒宗頤先生提出了“三重證據法”,把考古材料又分為兩部分。第三重證據就是考古發現的古文字資料。考古學的發現基本分為兩種:有字的材料和無字的材料。有字的材料,負載的信息更為豐富,可以作為專門的一類。李學勤:《走出疑古時代》,遼寧大學出版社1998年版,第3頁。如何了解真實的歷史,我們只能通過古書去還原古代的歷史世界。古書經過歷代傳遞到今天,有錯漏、有修正、有扭曲。但是考古提供了第二條途徑,我們可以直接看到古代的遺存,可以直接看到古代的書,辨偽將不再是歷史研究的一個核心工作。“二重證據法” 把 “紙上之材料”與“地下之新材料”相互結合、相互發明、相互印證,是對古史研究中歷史學與考古學關系的一種全面表述。在未有出土材料之時,對傳世文獻的整理、辨別、詮釋、建構是歷史學的主要工作;這十分類似于在實驗哲學方法沒有引進之時,對已有哲學文本、哲學問題的詮釋、重構、批評和反駁是哲學的主要工作。當出土文獻出現后,歷史學就不能忽略出土文獻中的記錄,如何將出土文獻和傳世文獻中的說法統一起來,就變得非常重要。如果二者之間的立場面臨沖突,就需要判斷哪一種說法是正確的,通過鑒別后整合進新的歷史敘述中。與此類似,當實驗哲學方法出現后,傳統分析哲學就不能回避實驗哲學方法對哲學論證建構的質疑,如何將實驗哲學提供的證據和傳統分析哲學的立場整合起來就變得非常重要。
  從實驗哲學角度來看,地上材料和地下材料這種說法也可以是一種隱喻:地上材料可以指人們業已形成的直覺和反思,地下材料可以指人們的直覺和反思背后所隱藏的心理機制。通過揭示潛藏的心理機制來指出人們直覺和反思的局限,就是以地下材料糾正地上材料之偏見。如果我們進一步引申饒宗頤先生的“三重證據法”,地下材料分為有字材料和無字材料,那么對心理機制的研究也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通過問卷調查去理解人們的認知趨向;另一類是通過直接檢測大腦的生理機制去理解人們的認知趨向。第一種好比無字材料,需要研究者來設計理解;第二類好比有字材料,通過儀器直接觀察大腦中發生了什么。很長時間以來,在考古領域,大家都重視地下的有字材料,有字的材料可以告訴我們直接的信息。在認知科學研究領域,大家更看重神經科學中核磁掃描技術而輕視問卷調查,因為前者在某種意義上是直接“看到”,而后者更多是通過控制變量進行推理。而要從出土的無字的古物上推測出信息,難度相對高一些,需要結合多種途徑來進行推測。實驗哲學需將地下的兩重材料結合起來探索,進一步將“地下的”經驗調查和“地上的”概念分析結合起來,構成實驗哲學的二重證據法,推動哲學研究。
  3.實驗哲學研究中的信古、疑古、釋古
  在中國古代的學問中,尤其清代以來,古書辨偽是學術界的一項基本工作,梁啟超在《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中說得非常清楚:
  無論做哪門學問,總須以別偽求真為基本工作。因為所憑借的資料若屬虛偽,則研究出來的結果當然也隨而虛偽,研究的工作便算白費了。中國舊學,十有九是書本上學問,而中國偽書又極大,所以辨偽書為整理舊學里頭很重要的一件事。
  這些辨偽工作大都借用和科學有關的方法。實驗哲學也是一種辨偽的學問,旨在質疑哲學家認為理所當然的前提和方法,并運用經驗的辦法加以確證。但實驗哲學并不是要全盤懷疑、甚至拒絕傳統哲學,而是通過辨證以增進理解。不妨從馮友蘭先生對古史辨派的評論談起,在《古史辨》第六冊序中,馮友蘭先生認為學者對待歷史的態度有三種:
  我曾說過,中國現在之史學界有三種趨勢,即信古、疑古及釋古,就信古一派,與其說是一種趨勢,毋寧說是一種抱殘守缺的人的殘余勢力,大概不久就要消滅了;即不消滅,對于中國將來的史學也是沒有什么影響的。真正的史學家,對于史料,沒有不加以審查而即直信其表面價值的。疑古一派的人,所做的工作即是審查史料。釋古一派的人所做的工作,即是將史料融會貫通。就整個的史學說,一個歷史的完成,必須經過審查史料及融匯貫通兩階段,而且必須到融會貫通的階段,歷史方能完成。但就一個歷史家的工作說,他盡可作此兩階段中之任何階段,或任何階段中之任何部分。任何一種學問,對于一個人,都是太大了。一個人只能做任何事的一部分。分工合作在任何事都須如此。分工合作在任何事都須如此,由此觀點看,無論疑古釋古,都是中國史學所需要的,這其間無所謂孰輕孰重。   馮先生的意思有兩層:第一,他否定信古派,支持疑古派和釋古派;第二,雖然他認為歷史研究的最終目的是融會貫通的釋古,但歷史學研究范圍之大,一個人完全可以只做其中任何一個階段的工作,因此從研究本身來說疑古和釋古沒有高低之分,只有重心的差異。我們可以把傳統概念分析哲學理解為信古派、把實驗哲學理解為疑古派。不過,這里的“古”與歷史研究的古不同。哲學中所理解的“古”指的是把直覺作為證據以及相關的論證方法。和馮先生有所不同,我們認為哲學中的信古派和疑古派各有優劣,但新的哲學應該整合信古和疑古的方法和資源達到釋古的階段。作為實驗哲學的研究者和批評者,我們認為實驗哲學應該從疑古的實驗哲學推進到釋古的實驗哲學,把經驗探索和概念分析作為實驗哲學的二重證據法。在這個大背景下把量化分析與質性分析相結合、把當代哲學問題與哲學史相結合、把哲學與認知科學相結合,推動實驗哲學的新發展。在《走出疑古時代》這篇演講稿的結尾,李學勤先生呼吁:“我們要講理論也要講方法。我們把文獻研究和考古研究結合起來,這是‘疑古時代’所不能做到的。充分運用這樣的方法,將能開拓出古代歷史、文化研究的新局面,對整個中國古代文明作出重新估價。”這個立場也適用于本文:實驗哲學要講理論也要講方法。把概念分析和經驗調查結合起來,充分運用雙重方法,將能開拓出哲學與認知科學的新局面,從而對哲學的發展作出重新評價。
  (責任編輯:輕 舟)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and Conceptual Analysis:
  Dual Evidence Method in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Mei Jianhua
  Abstract: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is a philosophy that combines psychological investigation with traditional philosophical arguments. It criticizes core arguments in various philosophical fields by questioning the intuition on which philosophical arguments rely. As a new type of philosophy,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has been challenged from various aspects since its appears at the beginning of 21st century. Through a systematic discussion of new experimental philosophical methods and traditional conceptual analysis methods, the author points out that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and conceptual analysis philosophy are not mutually exclusive, but complement each other. It is further proposed that in the promotion of philosophical research,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relies on both empirical testing and conceptual analysis. The two different methods are indispensable. This dual evidence method is the most important contribution to philosophy from experimental 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  and it should also be keep it in the mind when we do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Keywords: Conceptual Analysis; Psychology;Intuition;Dual Evidence Method
  收稿日期:2020-03-02
广东福彩网 轉載注明來源:http://588tuan.com/4/view-15203549.htm

服務推薦

? 吉林体彩网-Home 吉林福彩网-广东福彩网 湖北体彩网-推荐 湖北福彩网-官网 江西体彩网-欢迎您 江西福彩网-安全购彩 安徽体彩网-Welcome 安徽福彩网-Home 天津体彩网-广东福彩网 天津福彩网-推荐